咸鱼一条,偶尔产粮。

【侠风/邪明荆】心蛊迷情(三)

冬日的忘忧谷比平常寂静不少。树木光秃秃的枝桠在随微风轻晃,落日的余晖透过缝隙洒在在地面的花草上,这些被花痴细心爱护的小家伙在寒冬也显得生机勃勃,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几只母鸡在地上啄食,看到有人接近连忙扑扇翅膀跑开了。

荆棘和霹雳堂弟子中的老哥一同赶到了忘忧谷的神医居,却只见到了神医的女儿沈湘云。沈湘芸一眼便注意到了被扛着的昏迷的东方未明,惊叫了一声“东方大哥!”,慌忙放下手中药材凑上去。

“这是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她招呼霹雳堂弟子把东方未明安置在床榻上,担忧地问道。

“脑子让这家伙搞出了问题,被我打昏了带回来。”荆棘叼着根草叶子跟进了屋子,没呆多久又走了出去,离开前一副仁至义尽的样子,“等治好了再让他回谷。具体你问他,我走了。”

“唉!大侠你等等……”伸手挽留的呐喊被无视,霹雳堂老哥对上了沈湘芸凝视他的目光,尴尬地手脚都不知往何处放。

看上去分明是位比秦护法温柔的多的姑娘,但总、总觉得有股寒气,是我的错觉吗……


回谷路上,荆棘心不在焉地慢悠悠前行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脚步愈来愈小,最终停在原地。

那小子……神医似乎出门云游了,但有沈丫头在那里,应该不会有问题。

正踌躇着,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欣喜的“阿棘!”。荆棘嘴角一抖,咬着的草叶子掉了下去。

是大师兄。天色渐晚,他果然顺着痕迹循来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老妈子。荆棘瘪嘴,眉头却松开了。

“大师兄。”

“阿棘,这么晚了,你和三师弟怎么还没回去。”谷月轩来到荆棘面前,见周围只有他一个人,不由面露忧色,“三师弟没有和你在一起?”

“他在神医那儿。”这段来龙去脉荆棘自然不愿多说,留给大师兄一句行踪便甩开他继续前进。

谷月轩垂下的手颤了一下,没有挽留。

他只是温柔道:“阿棘,你先回去和师父说一声。我去看看三师弟。”

他相信,只要一如既往地对待阿棘,他们一定能回到过去亲昵相处的日子。


神医居内,随着东方未明的苏醒,陷入了鸡飞狗跳的状态。

“二师兄!你怎么能丢下我!”

“东方大哥,你看看我,我是湘云啊……”

“完了我要被秦护法扒皮了……”

谷月轩进入房内时还一头雾水,唤了声“三师弟”却被对方一句“大师兄!我不许你再勾引我的二师兄!他是我的!”噎了回来,顿时哭笑不得。

而沈湘云已经眼角带泪,看到谷月轩进来,哽咽着向谷月轩解释了原因:“谷大哥,东方大哥被这个人下了奇怪的药,导致心魔深种,我熬了清心的药剂喂他但他不肯喝,他现在根本不认得我,怎么办……”

而东方未明还在一旁撒泼要二师兄,甚至想下床跑出门去找人,因为被霹雳堂弟子抱住了大腿没走成。

谷月轩总算了解了全过程,他叹了口气,坐在床边劝道:“师弟,你在胡说什么啊!别担心,等等把药吃了,你就会清醒的。”

“东方大哥……早点康复啊……”沈湘芸咬着下唇,面容苍白。

东方未明双手挠着脑袋,听了这话突然火冒三丈,对着沈湘芸的方向挥拳:“女人走开!不要以为你会缝几件衣服就可以骗走我的二师兄,缝衣服我也会,我还会洗衣煮饭打扫,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似乎把湘云当成别的什么人了。

“东方大哥……是我啊……我是湘芸啊!”沈湘芸被他凶得梨花带雨,着实可怜。

谷月轩急忙挡住东方未明的攻势,感觉头痛极了:“师弟,师弟!你清醒些,你会弄伤沈姑娘的。”

“呜呜……东方大哥,等等乖乖把药吃下去,好吗?吃下去就没事了。”沈湘芸虽然抽泣着却没有放弃。

“走开!走开!我才不吃,我又没病。你们这些人,都想跟我抢二师兄。”东方未明依然怒气冲冲。

谷月轩扶额,无奈道:“师弟……”

沈湘芸坚持道:“我不会走的,除非你把药吃下去,来,张开嘴。”

小心翼翼递上的药匙却被东方未明无情打落,他像对待苍蝇一样挥着手,嫌恶道:“走开!走开!我不吃,我又没病。”

眼见沈湘芸的泪珠又要大颗大颗地滚落,门口传来了仿佛是救世主的声音。

“吵死了,我在谷口都听得到你这家伙的声音。”

荆棘托着下巴走了进来。东方未明瞬间从床上跳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二师兄,二师兄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抛下我一个人的。”他殷勤地盯着荆棘,发现二师兄直接坐在了自己身旁就更加喜笑颜开,似乎看得到他身后猛烈摇动的大尾巴。

谷月轩舒了口气,道:“阿棘,幸好你来了。”

不知这句话又被触动了东方未明哪根神经,他直接推了一把大师兄,拉开了谷月轩和荆棘之间的距离,愤愤道:“你走开,不准你这样亲密的叫二师兄,二师兄,你一定是来带我回家的。”

“……”谷月轩彻底说不出话来。

荆棘无视了东方未明的举动,正经道:“要我带你回家也可以,你要先为我做一件事。”

“要我做千百件都可以,无论是上刀山下油锅,或是要我叠被洗衣暖床我都非常乐意,二师兄你想要我做什么?”

荆棘板着脸,继续道:“……不需要这么麻烦,把药喝下去就好。”又轻声加了一句,“……喝下去,我就带你回家……”这可能是他目前说过的最温柔的话了。

“好,那喝完之后我们就回家吧!”

东方未明只觉幸福的云雾氤氲,心飘飘然仿佛上了九重天。他一把抢过沈湘芸手中的药碗,将药水一口闷了。

“……好,我就带你回家……”荆棘缓缓道。

“喝完了,那我们……呃……”迷迷糊糊地摔在床上,东方未明在药物作用下终于昏睡过去,嘴里还梦呓着“二师兄……嘿嘿嘿……最喜欢二师兄了……”

荆棘:“……”

沈湘芸:“但愿他这一觉醒来能康复……”

谷月轩望向荆棘,今晚的荆棘一反常态地保持着沉默,眼神飘忽,偏偏不去看床上唤着他呼呼大睡的东方未明。

叹了口气,向沈湘芸道谢后,谷月轩对荆棘说:“我们带三师弟回逍遥谷吧。”又转向房间角落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霹雳堂弟子道,“也麻烦你入谷一叙。”

————————————————————————————

世界线变动中,提问:醒来后迷蛊会解吗?


评论(8)
热度(13)
© HD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