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条,偶尔产粮。

【idolish7/天陆】平安夜的奇迹

主要含有:97亲情向蜜糖,少量乐纺,全员小天使。治愈向。

ooc有,捏造私设有,非现实部分有,作者逻辑死文笔死。

与本次活动的圣诞rc内容无关【_(:з」∠)_

总结一下就是圣诞节出现了小小陆的paro!


原本单调的白色病房现在装饰着五彩缤纷的星星与圣诞花圈,床头摆着父母离开前摆好的大号圣诞袜,房间内能听到左侧窗外商业街循环播放的《Jingle Bells》,小小的陆躺在病床上,嘟着嘴,从床的左侧翻到右侧。

“天にい……还没来吗……”

每年的平安夜,有时双亲有事无法抽出时间,但天にい一定会来医院陪着自己,带来每年的圣诞礼物与最温暖的祝福。

“天にい……”

陆揉着眼睛,又翻了个身。

“哎?”

身下的支撑感突然消失,眼前的景象扭曲为一片黑暗。

*

“七濑桑?你在里面吗?”

和泉一织一边在脑内抱怨着诸如“七濑桑明明作为年长的一方却不能好好照顾自己”“事务所私下为Idolish7成员准备的圣诞晚会开了没多久就消失不见也太奇怪了”“不知道我、咳,大家会担心吗”“真是麻烦的人”之类的话,一边皱着眉头打开公用卫生间的门,眼前出现的景象让他顿时失声——一个小小的留着与七濑陆一模一样红色短发的孩子,穿着病服抱膝坐在地上,抬起了头,眨巴着眼看向他。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当和泉一织绷着脸脑内循环播放这三个字时,孩子的漂亮的如同红宝石的眼睛里逐渐蓄满了泪水。

“呜哇——————天にい————————”

这一瞬间,一织的世界仿佛崩毁了。

*

万幸的是,及时赶到的三月解救了不知所措的一织与抽噎着哭泣的陆。他轻声安慰着陆,把他从地板上抱起,顺便拖走了一旁处于灵魂漂移状态的弟弟。

“所以说一织你太凶了啦!脸绷那么紧做什么啦笨蛋!快对这孩子道歉!”

“不,与其说这个哥哥——”

“解释的话之后再听!先对这孩子道歉!”

“比起那个——”

“道歉!”

“……对不起。”

“哈哈。”三月怀里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他好奇地睁大眼睛,观察着和泉兄弟的互动不由得笑出了声,“感觉和我与天にい很像呢。”

“哈?”天にい?这个有点熟悉的称呼?

这时三月才开始仔细打量怀中的孩子——赤红色的软发,翘得十分有特色的呆毛,仿佛小鹿一般有神的大眼……即视感达到了顶峰。

“啊哈哈你难道是……陆的……”私生子?弟弟?

“是陆哦!七濑陆!天にい的好孩子!”

“我就说嘛陆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呃————————————???”三月处于当机状态。

“哥哥,冷静一点。七濑桑要掉下来了。”

*

当陆出现在idolish7的其他成员面前时,气氛先是冷却到了冰点,然后陷入了一片混乱。

“所以说——不知道为什么,当一发现消失的陆时,已经是这样天真可爱的孩子了?真是麻烦的事态呢……”

“还穿着病服……身体没问题吗?”

“陆陆,好小。”

“fantastic!噢!今年圣诞老人的present如此magical~”

“请大家不要突然凑那么近。七濑桑被吓到了。”

“等等我去喊经纪人来!大家别对陆做奇怪的事!这孩子有点怕生的!”


三月离开后,剩下的人在陆所坐的沙发前围成了一个圈。

“确认一下,是陆君吧?”

“是的……”

被一群陌生的大哥哥们围在沙发的角落里,陆紧张的捻住衣角,不自觉低下头。

天にい,这里是哪……

“记得被我找到之前发生的事吗?”

“……在等……”

天にい……还没来吗……

“一织君,请不要这样直截了当地询问。陆君还很紧张。”

像天にい一样的大哥哥也不在了。

“我只是在询问事实。”

天にい……

“Stop,Stop。陆,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

天にい…………

“陆陆,要不要吃pocky。”

“啊,环,那根pocky我咬过了。”

“!!!”

“环君!大和桑也是!无关的事请之后讨论……”

“七濑桑,你在等谁?”

长期待在病院的经历让陆接触不了太多陌生面孔,对于大量陌生人的唯一印象来自手术麻醉前的一瞥,如今的混乱场面与看起来咄咄逼人的询问(以及奇怪的敬语称呼和过分好奇的眼神)无形中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他睁大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溢出来,却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委屈。

“呜呜呜…………天にい、天にい怎么还不来……我要天にい……呜、咳咳……”眼泪啪嗒啪嗒从脸颊边滚落,陆小声抽噎着,雪白的衣服被一点点打湿。

正在把pocky丢向大和的环、准备好躲避路线的大和、对二人进行说教的壮五、从房间拿来魔法少女kokona限定DVD的nagi同时停止了动作,他们把视线转向因脑内世界再次崩塌而呆滞的一织,再转向他面前小声哭泣的孩子。

“啊,哭了。”环说。

“我把经纪人带来了!”推门而入的三月瞬间发现了不对劲,“——等等你们是笨蛋吗怎么又把陆惹哭了!不是说了这孩子怕生不要做奇怪的事吗!”他的目光转向此时伸出手慌乱地思考着该怎么做来安慰陆的傻弟弟,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织,明明在努力关心着对方,但这种表达感情的方式有时很容易遭到误解啊……


身为称职的经纪人,原本呆在走廊上打电话的小鸟游纺听到三月的描述后立即挂了电话回到晚会大厅。

“啊,陆君……陆酱?”纺走近哭泣的陆,听到在三月和壮五安抚下努力降低哭声但依然泄露出的呢喃。

“陆……想要天にい……”

“陆酱,别担心,我现在就给九条……七濑天桑打电话拜托他过来。”

纺拿出手机,拨打了九条天在RC给她的私人联系电话。

*

“纺,明天……”

“抱歉乐桑现在有急事之后再联系!——嘟。”

“啊。”

平安夜live活动后的自由时间,身为令全国女性疯狂的知名偶像组合Trigger的center,九条天愉悦地见证了同僚又一次被挂电话的经历。

“失败了呢。”

“你烦不烦。”

“一个人的圣诞快乐。”

“彼此彼此。”

“好啦好啦不要吵架……”

今天的T团依然和谐。

直到又一个电话铃声响起。

“是纺酱呢。”天意味不明地瞥了处于阴雨状态的乐一眼,接起了电话。

“?!”乐炸了。

“喂喂?请问是九条桑吗?不好意思打扰了但现在能不能拜托你和陆酱说下话!!他一直在哭!我现在把电话设成外放!”

“拒绝。我为什么要对陆不成熟的行为负责?”恩?陆酱?

“这不是天にい……天にい才不会这么冷淡……呜——”明显是没有开始发育的小孩子的声音。

“这不是哭的更厉害了吗!”

等等……现在这个情况……

九条天回想起了过去在笔记本上看到的,属于自己的笔迹但不知何时写下的内容。

——平安夜的奇迹发生之时,一定要在陆的身边。

“等等。”天放软了声音,“陆,冷静一点。前面的话只是玩笑……很好不哭了,乖孩子。之前是不是在医院等我来送礼物?”

“陆一直在等天にい!!!!!天にい你在哪!!!陆到了不认识的地方好多不认识的人陆好害怕!!!想见天にい和爸爸妈妈!!!”

“听好,这也是天にい给陆的惊喜之一。那边的人都非常温柔,大家都很喜欢陆。之前是不是撒娇让大家困扰了?先对大家道歉。我会在半小时内出现在陆的面前。这段时间内如果陆表现的很好,会给陆特殊奖励哦。”

“陆会乖乖的!”

“好孩子。”

挂断电话后,天看到了乐和龙如同见到鬼的眼神。

“刚才的那个是被称为小恶魔的九条天吗?”

“被什么妈妈鬼附身了吧……啊开玩笑的天其实一直很温柔呢。”

*

当九条天赶到小鸟游事务所时,所见到的是张牙舞爪假扮着兔子和灰狼的三月和nagi、努力给陆投食的环、配合三月和nagi说着狼与兔子的童话故事的壮五、插嘴向陆展现男子气概的大和、不时摸摸陆的脑袋的一织和坐在纺怀里被大家逗得开心地笑着的小小的陆。

好孩子。

突然没有了向前的理由。

“啊!天にい!!!”陆眼尖地发现门口的人影,一蹦一跳地扑了过去,等看清了门口陌生而熟悉的高大身影才渐渐减慢了步伐。

“………………天にい……?”

“陆。”九条天蹲下身子,微微一笑,“圣诞老人给我施了魔法,变成了可以更好地保护陆的大人呢。”

“天にい!!!”小小的身子扑进了天的怀里,“变大的天にい好帅!!!”

……小时候的陆,真容易被骗啊。

“今晚的陆我就带走了。谢谢照顾。”

*

深夜,九条天私人住所的床上。

“天にい!圣诞快乐!但是陆准备的礼物在医院房间里没带在身上……”

“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呢!姐姐和哥哥们都像天にい、爸爸妈妈一样和我一起玩。那个看起来很凶的哥哥还送了我一只小兔子。”

“今天晚上过得超级开心!病也没有发作,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吗?”

“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天にい,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看。”

“圣诞老人的魔法,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今晚的奇幻经历似乎消耗了陆太多精力,趴在天的怀里,和天断断续续分享了今天的经历后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是手紧紧扒着天的衣袂不肯松开。

九条天默默凝视着眼前熟悉的幼年陆的睡颜,最后轻轻把吻印在陆的额头上。

“圣诞快乐,陆。”

我想起来了,那个对我说“不要忘记平安夜奇迹要待在陆身边”的人。

就是来自未来的你吧。

很好地长大了呢。

明天这段记忆也会消失吧。但是,不要紧。

这个奇迹,会永远存在于过去与未来。

*

第二天,众生欢庆的圣诞节,注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比如七濑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已经断绝关系的天にい的床上。

比如九条天假装淡定地把自家弟弟从迷糊状态叫醒顺便准备好早餐。

比如和泉一织发现自己迷之消失的小兔子挂饰和手机中迷之出现的幼年陆照片。

比如八乙女乐在街上偶遇竞争事务所的经纪人发现她并不记得昨晚有接到自己的电话。

总之,是个愉快的一天呢。


Merry Christmas!



评论
热度(220)
© HD君 | Powered by LOFTER